上述会计事务所负责人告诉第一财经,在给具体项目做绩效评价时,最大的难题是全国没有一个相对清晰的评价指标标准,这导致实际评价中比较难把握。

家人说她买保健品已经“疯了”,她反驳说,现在身体没有大毛病,完全是吃保健品的功劳。